共享COM会员也算“共享中国经济”?“蔓蔓看”app“共享”优酷会员营利,被高等法院判定为不姑息

共享COM会员也算“共享中国经济”?“蔓蔓看”app“共享”优酷会员营利,被高等法院判定为不姑息

核心理念提示信息:控制技术革新可以急速开拓,但采用控制技术创新控制技术也无法跨过黄线,这条黄线就是无法侵害服务项目器端权益和社会风气公权力,这也是姑息与否的边界线。

自由民主与廉政建设社 潘巧 报导

从共享电单车已经开始,共享中国经济渐渐深入细致现代人的日常生活,小到共享电池宝、共享伞,大到共享电动汽车,日常生活无时不刻不被共享商品或服务项目围困。但是,共享中国经济为现代人日常生活提供更多便捷的同时,当中存有的法律条文信用风险也应深入细致人心。

日前,一类捷伊共享中国经济形式——共享会员引起高度关注。在共享会员商业模式下,不必买回视频网络平台的IP会员,或是如果缴付极少的会员服务项目费,就能免费看数十家视频网络平台的IP会员电影。

所以,此种共享会员不合法吗?与否被控不姑息?日前,上海专利控制技术高等法院对优酷科技(上海)有限子公司(下列全称优酷子公司)与上海蔓蓝科技有限子公司(下列全称蔓蓝子公司)不姑息纠纷案件(下列全称优酷案)进行一审一审。高等法院判定蔓蓝子公司的共享会员商业模式为不姑息,裁决其索赔优酷子公司中国损失和科学合理开支200多万元。

实际上,这绝非共享会员商业模式首度因不姑息被判令高等法院。在此之前上海爱奇艺科技有限子公司(下列全称爱奇艺子公司)也将共享爱奇艺IP会员的子公司告至高等法院并败诉,赢得300多万元索赔。

IP会员被共享

优酷子公司与蔓蓝子公司的不姑息纠纷始于2018年。起因是蔓蓝子公司在其运营的蔓蔓看App上有偿播放优酷子公司独占许可的某部热门电影。

按理说,该部电影需在优酷App上观看,而且必须是优酷IP会员才能观看。蔓蓝子公司并未赢得优酷子公司的许可,其用户为何能在蔓蔓看App上看到优酷IP会员电影?

原来,蔓蓝子公司先买回大量优酷IP会员,再通过盗链形式,抓取优酷子公司服务项目器上的电影内容,当用户在蔓蔓看App上点击播放此片时,就会直接跳转到优酷网络平台的播放页面播放。也就是说,虽然用户采用的是蔓蔓看App,但到的是优酷网络平台的内容。

除优酷网络平台的IP会员电影外,在蔓蔓看App上,爱奇艺、乐视等视频网络平台的IP会员电影也可以通过上述形式播放。

在蔓蓝子公司看来,该子公司通过买回多家视频网络平台的会员账号,为用户提供更多共享会员服务项目,采用户不必买回各家网络平台会员,只需为内容付费,最终通过深度运营实现盈利。

去年10月,上海市海淀区人民高等法院公布的另一起共享优酷IP会员的中,涉案App咪猫视频的共享会员形式与蔓蔓看App相同。

咪猫视频用户通过上传数十家视频网络平台IP会员账号或完成其他限定任务后可以赢得该网络平台的虚拟货币,虚拟货币可兑换优酷IP权益卡并在咪猫视频App内观看优酷IP会员电影。

爱奇艺IP会员也被共享过,且共享形式更具控制技术性。在此之前,杭州龙魂网络科技有限子公司(龙魂子公司)、杭州龙境科技有限子公司(龙境子公司)运营的马上玩App通过流化控制技术对爱奇艺IP账号进行分时出租,采用户可以在马上玩App内直接免费观看爱奇艺IP片源。后来,两家子公司被判定为不姑息并索赔爱奇艺子公司中国损失及科学合理开支300多万元。这起是全国首例分时出租爱奇艺IP账号采用时长的不姑息纠纷案件(下列全称爱奇艺案)。

新商业商业模式还是搭便车?

共享会员商业模式是一类新商业商业模式,还是不姑息行为,是庭审中的争议焦点。在优酷案和爱奇艺案中,涉案子公司均主张自己是共享中国经济商业模式下的新商业商业模式,否认侵权。

但是,高等法院均依据反不姑息法相关规定,认为涉案子公司的共享会员商业模式实质是一类搭便车的不姑息行为。

在优酷案中,上海互联网高等法院认为,蔓蓝子公司的经营商业模式是利用优酷子公司投入大量资金获取的电影资源为自己营利,以极低的成本攫取他人不合法商业资源,此种以侵害对方经营利益为代价赢得利益的行为,并不符合共享中国经济互利共赢的初衷,具有明显的搭便车特点。在爱奇艺案中,上海市海淀区人民高等法院也认为涉案子公司存有搭便车的主观故意。

何为搭便车?华东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经济法学院副教授翟巍解释,搭便车实质是不科学合理地利用他人创造的资源为自己攫取暴利,而共享会员的实质就是明显的搭便车。虽然反不姑息法没有对作为不姑息行为的搭便车进行类型化的具体规定,但各国执法和中都将其作为一类不姑息行为进行规制。

翟巍认为,共享的本质是集成化和优化社会风气资源配置,服务项目于社会风气利益并使其达到最大化,这是共享中国经济最科学合理的边界线。在共享会员商业模式中,看起来有些消费者以更低的价格赢得服务项目,但从长期来看,此种不姑息行为会削弱视频网络平台提供更多会员服务项目的积极性,最终侵害的是消费者的长期利益,此种共享商业模式应被否定。

注意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涉案子公司是利用视频网络平台IP会员账号可以多终端登录的功能实现共享的效果,而涉案子公司也据此为自己抗辩。

迅雷账号共享

按照当时优酷会员账号采用规则,优酷App端的登录限制是不同时间最多可在5个设备上采用,同一时间采用的终端设备不得超过2个。网页端的登录限制是同一账号最多同时登录10个设备。爱奇艺App端的登录限制与优酷相同。

优酷子公司认为,虽然用户协议明确可多终端登录,但用户协议也明确规定会员账号仅限个人采用,不允许转借或租借他人,也不允许用于经营。上海市海淀区人民高等法院也认为,爱奇艺允许IP账号在多个设备中采用是考虑到当前个人用户可能有多个设备,是为了提升个人用户服务项目体验,而非鼓励用户以个人消费之名行商业经营之举。

注意到,目前优酷和爱奇艺子公司均在用户协议中对IP会员的登录限制作了修改,增加了登录设备数量和时间的限制。比如,爱奇艺新增同一IP会员账号,一天最多只能在3个设备终端采用的限制。优酷则将同一IP会员登录设备的数量限制从5个缩减为3个。

腾讯视频会员怎么共享给别人登录

不同业也构成不姑息

判断双方与否存有竞争关系,是判定与否构成不姑息行为的关键。上述两个中,涉案子公司均以行业不同为由,否认与优酷子公司和爱奇艺子公司存有竞争关系。

但是,两受理高等法院均认为,判定与否存竞争关系,不应仅局限于同行业竞争者。

在优酷案中,上海互联网高等法院认为,优酷子公司和蔓蓝子公司的主要业务均是面向网络用户提供更多互联网视频服务项目,双方存有竞争关系。上海专利控制技术高等法院一审认为,在崇尚注意力中国经济的互联网中国经济新商业模式下,判断经营者之间与否存有竞争关系,不应仅局限于同行业经营者,如果双方在具体的经营行为、最终利益方面存有竞争关系,应判定两者存有竞争关系,优酷子公司经营的是视频网站及App软件领域,蔓蓝子公司经营的是视频播放App软件领域,二者的主要业务均是面向网络用户提供更多互联网视频服务项目,判定两子公司存有竞争关系。爱奇艺案中,一审一审高等法院也持相同观点。

翟巍说,在此之前理论界的主流观点是,反不姑息法规制的不姑息行为要发生在同业竞争者之间,或是双方至少要有宽泛的竞争关系,但随着互联网中国经济的发展,此种宽泛的竞争关系被急速泛化。目前的观点是,在互联网企业竞争关系的判定中,如果一方企业实施的行为侵害另一方企业,如果符合反不姑息法明确规定的构成要件,都可以判定是不姑息行为。

‘爱奇艺案’和‘优酷案’中,虽然看起来双方提供更多的是千差万别的商品服务项目,但本质上竞争的是用户注意力资源和数据资源,因此可以判定双方存有竞争关系。翟巍说。

在他看来,对竞争关系进行宽泛判定,符合互联网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能够确保对不姑息行为判定的周延性和全面性。如果按照传统要求,把不姑息限制在同业竞争或竞争对手之间,实质上是不利于保护竞争秩序,使侵害经营者权益的行为逃脱反不姑息法的规制,不符合互联网中国经济的发展需求。

控制技术革新采用无法越黄线

注意到,不管是爱奇艺案还是优酷案,涉案子公司均以新控制技术、新商业商业模式作为抗辩理由。新控制技术、新商业商业模式是免责理由吗?

在爱奇艺案中,龙魂子公司和龙境子公司认为他们采用的流化控制技术是一类新控制技术手段,对爱奇艺IP账号进行分时出租,是采用新控制技术手段下的新商业商业模式。

上海市海淀区人民高等法院认为,流化控制技术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控制技术创新性,但该案评判的绝非流化控制技术本身,而是通过流化控制技术实施的行为与否正当。即便流化控制技术本身具有控制技术创新性,也不意味着依托于该商业商业模式下的行为均不合法正当。

翟巍认同高等法院的上述观点。控制技术本身是中性的,无法对新控制技术或新商业商业模式中采用的控制技术手段本身进行肯定或否定评判,需要评判的是通过控制技术实施的行为以及想要达到的目标。

他认为,爱奇艺案中采用的流化控制技术如果正当采用有利于提高消费者的服务项目体验,但此案中流化控制技术被不正当利用,成为搭便车不姑息行为的工具,应受到反不姑息法的审查和规制。

控制技术革新可以急速开拓,但采用控制技术创新控制技术也无法跨过黄线,这条黄线就是无法侵害服务项目器端权益和社会风气公权力,这也是姑息与否的边界线。翟巍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姑息法》

第二条第一款 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应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遵守法律条文和商业道德。

第十二条 经营者利用网络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遵守本法的各项规定。

经营者不得利用控制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是其他形式,实施下列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不合法提供更多的网络商品或是服务项目正常运行的行为:

(一)未经其他经营者同意,在其不合法提供更多的网络商品或是服务项目中,插入链接、强制进行目标跳转;

(二)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不合法提供更多的网络商品或是服务项目;

(三)恶意对其他经营者不合法提供更多的网络商品或是服务项目实施不兼容;

(四)其他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不合法提供更多的网络商品或是服务项目正常运行的行为。

【自由民主与廉政建设时报版权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